罂雪千堆

银土渣剪,存个档_(:з」∠)_

b站av32408567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2408567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copy_link&bbid=P1xrW28OOV1tDj4Ldwt3infoc&ts=1539836929502

终于做完了西海主线,,做完以后总觉得这个结局是大荒会变好的转折点啊,,,

稍微剧透下这次剧情基本没熟悉面孔啥事情,,全是西海的新人物,鸡哥太二打个酱油。

撇去西海内部剧情,这次剧情对大荒影响,西海对凡间开放了,完。

碎碎念

之前觉得转职入新门派,虽然说是对抗幽都,但是展望下,幽都以后被打退消灭了,之类的,七夜肯定会和夏王朝杠上,那样门派弟子怎么办呢,,,

后来想想,难道是因为少侠们认为,七夜跟夏是属于权利纠纷,大荒和幽都是种族纠纷。。。就如同很多门派并不管政治?

七夜看他找决哥的师兄(叫啥来着。说的话的意思是,以后打下夏,让他们做皇帝继承大统。。?如果是这样到底成功没。。。。(他们是东夷族,,叫啥来着。。

搜了一下历史,【启在位的时代就发生了伯益叛乱;启之子太康也治国无方,当政期间更是战乱纷纷,最后被东夷的后羿夺取了统治权,史称“太康失国”。后羿与太康相同,也是一个无能的统治者,终日沉溺于游猎之中,将政事完全交与寒浞手中。寒浞掌权后,杀后羿而代之,自立为王。

仲康在位13年    仲康,太康的弟弟。即位后无力恢复夏的天下,这时后裔被他的亲信寒浞杀死。寒浞自立为王。相在位28年    相,仲康的儿子。即位28年后,寒浞攻打他,相被杀。】

东夷族??后羿??凌云??

已经混乱,_(:зゝ∠)_历史你个磨人的小妖精!

做完前置任务吐槽

我居然就这么突然就死了??说好的便当侠谁死都不死我呢??ps:要是鬼墨转职那就是死两回了哈哈哈哈哈哈pps:成王你个坑,,属下怎么调教的!!(#‵′)

墨姬女王调戏七夜的时候我能不能回避QWQ看你们一人一句单身汪要报警了啊!

七夜你短短几个任务刷了墨姬,鲛人,逄决三个相关人物,,感情生活真的好丰富哦{我才不羡慕。。。

少侠我十门全优( ̄ε(# ̄)☆╰╮( ̄▽ ̄///)!!这么会读字读半边呢!!!

和墨姬比命长,,,恩,,墨姬说的好有道理哦。

建国大典放上邪本来也感觉蛮好的,,,结果,,中间背景音乐混进来了啊喂喂!(#`O′)那个逗比的音乐Σ(`д′*ノ)ノ

突然有了两个脑(黑)洞

1:为啥拾得要教萦尘唱歌?说不定就是为了让张凯枫出生,为了出现一个人魔混血。这样人,神,魔,人神混血,人魔混血,就都齐了。。不管是作什么研究还是其他啥的都可以。。。【。

2:如果故事有结局,那么大荒有那么多少侠多不好解释,大胆黑洞一下,我们现在经历的都是一个少侠的平生过往,我们把自己带入了,但是其实这些事情早已发生过了,我们所处的年代是这些事情结束后。。。比如这时候太虚观人人都可以修炼邪影了,掌门师门任务也一直在说某人要来了准备吃的。。。【等我拿块抹布堵自己脑洞。。。。


【太虚观】法经·一到十,手打存档

法经卷

 卷一·云华至尊

  太虚派源自西昆仑。西王母者,混沌道气中西华至妙之气结气成形,位配西方。著黄金褡孎(zhu),文采鲜明,光仪淑穆,带灵飞大绶,腰佩分景之剑,头上太华髻,戴太真晨婴之冠。视之可年三十许,修短得中,天姿掩蔼,容颜绝世。

  西王母居于昆仑,养异兽,有神通。炎黄之战,西王母委派云华夫人助黄帝。云华觅得聪慧弟子,授以西昆仑之无上道法:通灵真言、通灵真诀、太虚符法。临行前,诸弟子成立太虚观,供奉云华。

  凡太虚观弟子,誓世世代代尊西王母为贤。亦须谨言慎行,切勿辱没师祖云华圣仙之名。

卷二·太虚宗主制

  太虚观以掌门为尊,掌门下设云华殿主,辅佐掌门理观内大小事务。

  云华殿主以下不设直属执事,由法,礼,兵,膳四宗主辅佐。

  法宗主主刑罚,惩戒犯戒弟子,监视太虚观内外形势。礼宗宗主主祭祀,道场仪式,并协调江湖各个势力的关系。兵宗宗主主司修炼术法,观中弟子安全。并主持观内比武修炼事务。膳宗宗主司观内的弟子饮食起居等诸多杂事。宗主下,有执事佐宗主;执事下,有从事佐执事进行日常事务。

  其余太虚弟子皆平等,有长幼之别,无尊卑之分。

卷三·禁用邪影

  昆仑道法中,尤其以通灵真言最为厉害,能以施法者自身法力召唤西昆仑异兽并驱使作战。只是,有一灵例外,那便是邪影。

  传说邪影源自盘古开天地,并不具备实体由未沉入地下的通灵浊气形成。这一脉浊气缠绕着清气上升来到了西昆仑,自西王母诞生便环绕在昆仑山。邪影以施法者本体为基,利用施法者潜意识里压抑的暴戾邪气为引用法力凝成实体,威力绝伦。

  万不得已,勿用邪影,云华离开之际如此说。

卷四·为长者尊

  太虚道者,不分等级众生平等。

  非执事者,无权以门规惩戒同门,若有弟子作奸犯科,须禀报执事或宗主,交由观内裁定。生杀事,唯掌门可定夺。

  掌门即位时,需王朝派重臣光临,授御赐诏令,身侧有五位高辈长老认可,方为正统即位。妄称掌门者,太虚弟子人人可诛之。

  若掌门无道,有损云华门人声名,由观中五前辈出面,可废止掌门权力,另立新掌门。

卷五·天人合一

  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有人,天也;有天,亦天也。太虚世传天界神术,一心求与天地通灵,汲世间通灵之气,御昆仑神兽。

  习太虚术法者,定要涤去心中浊气欲念,只求与天地通灵,潜心修炼,抵制心魔作祟,方能浴火重生,达到精进境界。

卷六·行官府事

  太虚门人出师后,可离开太虚观,入朝为官或行江湖事。

  为朝官者,官可至太宰或二国师;处江湖事者,营镖局、开市坊、为盟主,太虚观皆不予过问。

  望所有弟子谨记云华组训,保持内心清净,勿让浊气沾身,做火入魔。

  若入朝在野太虚弟子违反门规,有辱太虚观声名,知情者须立即禀报执事,请执事以上门人定罪处罚。

卷七·出师礼仪

  太虚门徒,年过而立者,可出师。

  出师者,即可作为太虚观前辈,收门徒,授术法,传云华夫人真传。

  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。欲为师尊,需经受严格考验,证明为德才兼备者,通过太虚掌门许可,方可出师。

  出师前,需在太虚观中通过法、礼、兵、膳四宗考验,证明自己才德不负太虚观数百年声望,在掌门许可下加冠礼,方算正式出师,其弟子,为太虚观弟子,排行在师者后一辈。

  出师者,望谨记其身负太虚术法,当弘扬云华神术,调息阴阳,摒除心魔,方修炼到至上境界。

卷八·阴阳调和

  道者,规始于一。一而不生,故分而为阴阳,阴阳合而万物生,故曰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。

  故清阳为天,浊 阴为地;地气上为云,天气下为下雨;雨出地气,云出天气。故清阳出上窍,浊阴出下窍;清阳发腠理,浊阴走五藏;清阳实四肢,浊阴归六府。
太虚调和之道,则将阴阳调和于体内,清浊相合,行走于经脉之间,方达到中和之理,求得术法精进,臻于仙术至通境界,达到天人合一。

卷九·通灵神兽

  昆仑道法之尊,为通灵真言。

  通灵真言,受神人恩赐,让太虚弟子以凡人之躯驭昆仑神兽。是以神兽难信任凡人,欲赢得神兽通灵,需经受多方考验。

  术法臻善,以技力服之。倾心相待,以心意服之。头脑洞明,以智慧服之。通灵神兽,致昆仑浊气上身,须导心魔,浴真焰,于烈焰中重生,方日臻完美。

卷十·起居饮食

  太虚观弟子,起居朴素,不倡奢华。谨和五味,饮食有节,谨道如法,长有天命,而尽终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。

  观内饮食,重清素,荤酒回避,斋戒临坛。以求心无杂念,一心通灵。

  从事、执事在观内与普通弟子居同等厢房,同行早课晚课,家眷居观外。

       掌门、云华殿主和各宗宗主,以及前辈长老可居别室,居室稍大,装饰应简单朴素,多设八卦图。

 

【太虚观】法器谱·一、二手打存档

——【太虚观】法器谱·卷一·葫芦卷


南有木,甘瓠(hù)累之。甘瓠,葫芦也。太虚观自创派始,弟子多携葫芦随身。

葫芦种类颇多,初,云游弟子多用其盛水。

后,凌空子始创炼丹,亦有多人将炼制丹药置葫芦内,方便云游不测,救己救人。

再后数代,太虚弟子使其收妖乘酒,偶有用术法催动其飞行。

是以至今,多太虚弟子随身携葫芦,助其凝魂修炼,臻至上境界。

——【太虚观】法器谱·卷二·太虚剑道


太虚观,武器以剑为尊。太虚弟子者,重与剑通灵,而不甚在意剑本身锋芒锐利。

常用游身八卦连环剑,剑长一般为三尺八寸,剑身三尺柄八寸,比一般用剑略重,剑柄较长。

于太虚弟子,剑非杀戮之兵,乃通灵之器,用时亦必内而神意、外而手足于剑为一体,泯灭心中浊气杀意,方可应用咸宜,变化无穷。

凡太虚神兵,多不在兵器本身,而在用兵之人,心意通于天地,人剑一体,达到至上境界。

 

葬剑【一】


今日是正月十五,正赶上月大如锣,满满当当的挂在天上。
无妄小心的呵了呵手,从书柜上抽出个木盒子,将手中一直没舍得折叠的信,平摊在最上方。
算上这次,就八封信了。无妄有些恼怒的想,又写的都是些无趣的琐事,不都是说弈剑听雨阁弟子崇尚随心而动,各个都风流倜傥,知己红颜么。怎么这个画风,这么奇怪?
——一天到晚都是吃吃吃。
这么嘀嘀咕咕的抚了抚盒子上的灰尘,又藏到书柜的最里层了。

过了今天,便是无妄驻守这个中原边陲小村的第三年了,无妄把炕火烧大,方才觉得暖和些。今夜侧耳听去,到现在依旧是影影约约的谈笑声,吸吸鼻子,放佛还有烧炭的味道浮在半空。观里的今年来的小弟子毕竟是耐不住寂寞,早早得便向他告假,去隔壁镇里的花灯会凑热闹了。无妄早早的允了,只让他带几朵新式样的花灯回来,也好凑凑新年的热闹。
只是如今才想来,像这里的小地方,怕是没有在师门里师姐们的好手艺——和奇妙的主意。
无妄只是想到有次师姐扎得那个大乌龟样子的花灯,和长老们气得飘起的白胡子,眼睛就笑得眯了一条缝。

“哟,这是哪家的小美人,笑得这么开怀,难道是等到了情郎?”
无妄猛地回头,一朵粉色的花灯忽得凑到了眼睛上,吓得他往后跳了一步,后脑勺砰一声撞在了墙上,疼得鼻子都酸了。
那罪魁祸首看他这模样,反倒哈哈大笑起来,无妄抬起眼角,就看见炕边站个一身白衣的青年,这寒冷天气里照样一身修身的白袍,外面罩着云纹的轻纱。
那青年一张俊朗的轮廓,一对笑得流眼泪的凤眼,烟波流转之间,自带一股风流味道。
无妄瞅清了人,哼了声,懒得与他计较,下了炕倒了杯茶放好,又爬回炕上暖和的地方窝着了:“早该知道,也就你这家伙这样喜好作弄人。怎么,今年又没有哪家小姐收容你,跑到我这里来蹭地方了?”
“你个臭小子。”青年微微摇头,抿了口茶,斜起眉梢“哪年不是哥哥我千辛万苦得摆脱那些姑娘小姐们的邀请,来陪我们孤孤单单的小无妄过年啊,唉,今年又有一批姑娘要为我神伤落泪了,一想到这,我的心都碎了,哦~”
无妄团在被子里,背对着这个坐西子捧心状的家伙,根本不想和他说话。

来人嘿嘿笑着,飞身把手里胡得皱皱巴巴的莲花灯挂上了屋檐,小心挂好外衫,刺溜一下钻进被子里,一摊平就占了一大半地盘,气得无妄拿手抽他:“混蛋,给我离远点啊!我都没地方了!”
“啧啧啧,再叫我混蛋东西我就不给你了啊,这可是你去年求我弄的,我可是求了门派里一个师兄许久才到手的哦。”
无妄眼睛亮了“长鲸哥,你真的给我做了把好剑?没骗我吧。”
“那是,我是谁,”长鲸一挑眉毛,鼻子翘得老高。伸手把就要跳下去的无妄按回了被窝,警告他“不过今晚别想拿,明天才能给你。”
无妄撇撇嘴,听话的躺下了,不一会就打起了小呼噜,像头小猪仔一样拱进了长鲸怀里。
长鲸当然本名不是长鲸,但是按照他的话来说——本名太不符合他英俊潇洒的形象了,一说出口就是个笑话。好不容易憋到了及冠,靠着驻守妖魔裂隙的累累战功拿到了长鲸,从此遍火速通知同门朋友,累死了数十只鸽子,总算是人人都叫他长鲸了。
偶有两人调侃他“和剑姓的”。

许是白天打盹多了,鸡还未鸣,无妄便醒了。眯着眼睛瞅边上,便看见长鲸摊在一边打着呼噜,把自己连着被子囫囵搂在怀里,浑身冒热气。
无妄懒洋洋得窝着,带着些不知何而来的安逸,只稍稍歪了歪头,透过窗户也许看见了一点花灯粉色的影子,也许没看见。闭上眼睛以后却想起了和长鲸相遇的那天。

终于做完了,南海二周目,真的有种第一季番剧结束的感觉。。。

另,万万没想到,最后成我的剧情居然这么给力,,虽然只有几句话,但是已经感觉到修罗场了呢(づ。◕‿‿◕。)づ